李晶在全省电化教育工作和信息技术推进研讨会上的讲话

时间: 2012-10-29  | 来源:本站 | 点击数:1675

(根据录音整理  2012.7.16)

参加这次会议,我带着一个基本的想法是来学习的。所以刚才我给中央电教馆丁新副馆长和省电教中心杨晓健主任说,能不能在闭幕式上不发言了,再一个我觉得也没有时间了,大家开会开得很辛苦,我一看这么大量的内容就在这一天半的时间里来消化,大家都很疲劳。可丁馆长说:“推迟半天时间返京就是想听你来说说”。看来我这不说还交代不过去,于是坐在这主席台上才开始构思,好在今天大家在一起都是熟人,说得不到之处易理解和包涵。看到我们的教育局长和电教馆长们大量的还是熟面孔,更重要的还看到一些新面孔,这让我感觉到很振奋,也很高兴。

今天开的这个会议首先叫“电教工作会”,第二个叫“信息技术推进研讨会”。我说“电教工作会”的话,上有国家的声音,丁馆长、罗主任都已经把国家的声音带来了;中间有旦智塔副厅长,已经把全省电教工作做了详细的要求和部署;再往下游走的话有电教中心,电教中心的杨主任也做了工作报告,所以电教工作这块我就不说了,照这个执行就行了,包括我也努力向这个方向执行。我想主要是围绕“信息技术推进”这个内容来研讨,研讨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也不需要什么一、二、三。我就想着随意一点,跟大家一块交流一下,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也谈谈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教育发展当中突出的问题和信息化建设发展当中基本的需求和要求。我现在这个角色不像以前了,以前作为执行方,现在是站在第三方监督的角度上来看待我们这项工作了。我想在这方面跟大家交换一些意见。

第一,对信息技术推动教育发展工作当中一些重大问题的思考。我用四句话来体现:

1.巧抓机遇。因为我们现在按照十年前做的是“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是以农村为主的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的三个模式,在十年前开始实施的,就是2002年开始的,2003年正式启动,到2005年。那么现在经过十年之后了,我们现在有什么新的思考?在今后的三年我们拿出什么成效来体现?“十二五规划”现在已经过了两年了,现在正好是暑假,是承上启下的关键时刻,我们应当做些什么?我说了一句话,要巧抓机遇,“巧”字是我们现在工作当中的主要思考。

2.转型跨越。实际这里参会的老电教同志们,每年大家都有一次交心的时刻,我在四年前就跟大家交过心了。当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结束的时候,我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下说过一句话,有两个含义:第一个含义就是大家的衣服颜色变了没有,是不是黑压压的一片,有没有多的色彩。这个色彩代表着整个电教系统的理念、思路是不是有新的东西,活跃了,开放了。再一个含义就是原来我们电教人在台下给人家搭台子,举灯光,提供音响,后来我说你们能不能到台子上唱主角,扮演角色,把这一台戏由你们唱起来。经过了这么四年,我们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是我今天特别想听到的东西。

3.强化意识。主要是开放意识、现代意识、超前意识、先进意识。作为整个教育系统,尤其是以基础教育为主的电教系统引领着“现代教育”的理念,这是在“教育纲要”里面说的,即到2020年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时,教育要实现“两个基本”,一个是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一个是基本形成学习型社会。2010年之前我们抓“两基”,是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现在变成新“两基”任务的时候,赋予教育的内涵就靠我们这些人领头给大家做出样子。

4.突出效能。实际上这个会,包括丁馆长,包括国家整个教育信息化战略思路的要求当中都在强调“突出效能”。我这次来参加会议本来是想多听一听,特别是丁馆长的讲话,但时机不允许,会议不断。今天我赶会前来先请杨主任带着我看了一下会场提供的整个国内教育信息技术推进方面的新成果,刚才又给我布置了许多新知识、新名词、新技术的“作业”,我都来不及消化,只能在听的过程中耳朵、眼睛一块用,反正大概有了一个了解。总之就是用这些新东西尽快地武装我们基层的教与学,尽快地产生现代教育的成效,以效能评价应用水平。

我这次来参加会议的目的只有六个字,就是想看看这个会提供什么“思路”,能拿出什么“举措”,能为今后的发展产生什么“效能”。刚才听了一下各小组代表的发言,我觉得提出的这些发展的基本思考对大家工作都是有帮助的,特别是对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的需求,由此回到我开头谈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于甘肃教育信息化工作,如果教育厅丁光明处长作为省教育信息化领导的职能部门负责人属于“决策”的环节,那么电教中心杨晓健主任就是整个教育信息化的“执行”环节,那么我这就是“监督”环节。所以,整个公共服务体系,就是政府部门在教育信息化提供的公共服务这三块:决策、执行、监督。

现在我们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待它们,我觉得“决策”更重要的问题是顶层设计的问题,是作为决策环节的顶层给我们今后三年发展怎么设计,怎样实行的问题。教育厅决策教育信息化的工作会是大家盼望已久的,一直放到现在,等于多半年过去了,这我知道杨主任早早就在谋划,但会一直开不起来。这里面有两个原因。除了教育厅领导换届调整因素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两基”整个完成了以后,紧接着就是“两基”的总结、表彰工作。“两基”迎接了国检之后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反思,特别是今后的路怎么走。我们说“两基”的任务,特别是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当中,我们主要解决了孩子们“进得来”的问题。后面的路就有三大步呢,即能不能“留得住”,能不能“学得好”,能不能“送得出”,这就是后面的事情。前面的步子一落定,这三步事情就进入到我们的中心工作中来了。这些工作已经从省委省政府的决策当中觧明提出来了,《甘肃省“两基”督导检查工作整改方案》,大家从网上都看到了,省政府这个整改意见提出了若干条,内容非常多,决策教育如何转型快步发展,这是对教育厅压力很大的一件事。同时也是在整个教育发展大局里面电教工作、信息化工作怎么走的一个突出问题,全省教育工作会不开信息化工作会就开不起来。我负责的教育督导工作,年内国家已经开了三个会了,加上省政府的要求,实在等不及了,4月份就先开了一个全省督导室主任工作研讨会,把各市州的督导室主任先动起来,让后面监督环节的工作往前走,目的就是有力地去督促、推进前面的决策和执行。按理说我们这个全省电教系统的工作会应当是每年春天要开的,现在召开咱们没有赶上春风,但特别好的是教育部丁馆长来了,罗主任来了,又在一个下雨天来了,给我们带来了雨露。春风没来雨露来了,也能使我们赶上开始要决策和执行的一些非常重要的工作,这就是我们这个会所要研究的内容。按“作业”布置的要求,我把我的学习体会给大家说一下。围绕基础教育信息化的顶层设计到底怎么设计好?这个事情大家听了,国家的设计已经很清楚了——“三通两平台”,这已经有基本概念了。另外还有“四个渠道”,它们分别是围绕着薄弱农村学校的教学环节所提供的一个渠道叫做“专递课堂”,这是什么目的呢?就是给短缺课程资源和师资的方面开课而设计的,这里面提供了三个模块。第二个渠道是给名师能不能很好的指导教学,而且能够形成团队引领而设的“名师课堂”。第三个渠道就是为名校的优质资源能不能快速普及,而且能够扩散而设的叫做“名校网校”。第四个渠道就是为连片教研提供网络支持而设的,叫做“网络协作教研”。国家的四个渠道说得很清楚。“三通两平台”也在原来的基础上不一样了,叫做“教育云计算模式”。十年前,我们原来教育信息化在甘肃省是三大基础平台,传输、管理、资源。传输平台靠甘肃教育网络中心,管理平台靠甘肃教育厅办公室的管理中心,资源平台靠甘肃电教中心,搞了三个模式向前走的。那么现在的“三通两平台”其更多核心的立足点和出发点全部往哪个方向走呢?不是在技术上,完全是拿现代技术成套的东西用到学科、教学、课堂上,使其相融合起来。十年前叫“以建促用”,十年后是“以用来促建”。“用”的概念在我们当中有多少成形的想法,怎么去用好,这就是效能的问题。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甘肃教育信息化的一切出发点一定是根据应用而产生的整个顶层设计。按照“三通两平台”的基本概念,以网络提供传输的话,拿它来做宽带保证所有的学校连通,要把资源送达过来,而且是优质的资源送过来,这叫做“校校通”;送到什么地方呢?送到班级,送到课堂,叫做“班班通”;然后让你学习、创造、提升,让你的整个个性都能发展起来,形成教师学生们自己的网络学习空间,这叫做“人人通”。我原来说了两句话,教育一是“为了所有孩子”以示其公平,二是“为了每个孩子”体现其个性。这两句话要真正落实的时候实际是落在教师和学生每个个体上,为其创造一个自己的学习空间。这些事情都是国家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是身边要做的事,咱们一听到这些话都感觉到由衷的亲切,由衷的贴切我们,我们就知道怎么用了,这是国家的顶层设计。那么在这个当中“两平台”就是大家老说的教育云,“教育云”那是搞网络的IT行业的人编出来的,糊弄我们这些应用者,让我们搞不清楚,希望我们掉到云里雾里去,他们就来给你卖钱。我觉得我们自己要从应用的角度来考虑,若从管理角度要应用的话就是“教育网络信息的管理平台”;若是我们更多以班级、以教学、以教师学生来用的话,那就是“教育网络资源的服务平台”。我说这个“云”就是网络平台,我们只要在上网的环境下都可以从平台上拿东西,只要和网络连接起来就行了。所以国家为了把这个“云”做成国家行为,就开始跟中国移动进行合作,拿中国移动的云计算跟我们的教育应用搭建在一起,这就变成教育云了。实际上教育部不做,中央电教馆也不做云计算,但是他们就是给我们从这“云”中装东西,然后让我们用起来就行了,这些概念就是顶层设计。咱们一看就心里都明白了,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现在的目的是什么技术和装备都不用考虑,就看怎么用了。

我刚才说春风没赶上雨露来了,雨露滋润了甘肃这块干渴的热土,所以这件宏伟的事业我希望在我们这个群体当中把它发扬光大,一定往前走,这是第一层意思。

第二,要把甘肃教育的信息化建设事业做大做强。

在教育信息化上,甘肃不是传统意义上一般的甘肃,这个甘肃是凝聚着十年前国家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给我们的一种阳光雨露的沐浴和培育。所以甘肃是国家的甘肃,是教育部的甘肃,是中央电教馆的甘肃。经过十年以后要衡量甘肃教育信息化发展和提升的程度和水平,我们体现的任何行为必须站在国家层面上来考虑这件事。

王三运书记到咱们甘肃当了书记以后,他始终带着最先进的理念来真正冲击、来改变甘肃的一些过去旧的、传统的意识和观念。比如说效能,光说提高效能远不够,王三运书记说“效能风暴”,就像龙卷风一样把它刮着吹着走,让你形成这样一种效能意识。丁新馆长和三运书记都是老乡,都是从安徽来的,今天丁馆给我们又来了一个风暴,让我们开始要提升自己。所以我们现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能只站在一县、一区、一校、一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必须站在国家层面上考虑问题。甘肃曾经在中国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当中自己的创造和所取得的成效,经过这十年我们必须要好好总结,发扬光大,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也是神圣使命。我给杨主任曾经提过一个建议,通过你们的努力让教育厅决策和执行层面能不能做一件事。三运书记来了以后,省上各大系统都在利用国家对甘肃支持政策的利好机遇在做国家示范区,国家中医药示范区、国家兰州新区等等,前两天我刚参加完宣传部连辑部长牵头做的示范区项目,叫做“中国华夏文明保护传承与创新示范区”。你看看,这话用得大不大,一说就被国家部委和总理认可立项。如果咱们甘肃省的教育口,尤其是教育信息化领军的口还在说芝麻大点的事,老在自己的圈圈里面转就没有出息了,辜负了国家的期望,我们必须做大。当时我给杨主任说这件事看能不能这样去做,建立“国家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综合改革实验示范区”。这个想法我在党组会上也说了,大家问我:咱们这个厅里多年来一直没有研究过教育信息化到底怎么发展,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说一句话。我就冒说了一句:能不能做一个项目,使教育厅把自己的整体行为拿出来,然后通过省委省政府在国家,特别是在教育部立项,叫做“国家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综合改革实验示范区”。我说这个项目名称可以拆开来说,“国家”就是国家行为。“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就是我们原来做的事,但是现代两个字的含义更加强烈。然后是“综合改革”,不是原来单打一了,不是仅仅那三个模式了,而是国家提出的教育(基础教育段)信息化试点的核心理念、关键思路、“三通两平台”模式和“四个渠道”的工作途径,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多的内涵在里面,包括说的十个模块,这些事情都属于“综合”概念;我们原来是三个模式,杨主任提了五个模式,还有很多的标准等等,这些框架实际上都属于在原来的基础上提升、改革的东西,所以我说叫做“综合改革”,给它赋予了这个内涵。最后叫做“实验示范”,为什么叫实验示范区呢?先要做实验,这个“实验”跟我们过去做的实验基本想法是一致的,但是内涵、内容要发生质的变化,实验什么呢?这就是我后面要说的,“实验”就是探索一个标准、一个规范的问题,要从这个实验当中体验出教育信息技术与现代教学过程融合的应用模式和运行机制来,然后示范推广。通过实验做出来结果以后,整个面上就进行示范,这个示范不仅仅是给甘肃省内示范,而是跟甘肃省相类似的国内不同区域和学校都能够提供示范。

当时我们在做甘肃远程教育的时候,大家都清楚地记得,每个学校现代远程教育项目金属标牌上有一个图标,这个图标看着似个地球,又看似像甘肃地图,再看似中间像个眼睛,实际上我们就是三句话的内涵,“立足甘肃,面向全国,走向世界”。当时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个目的,十年前我们就有这个抱负,现在这个抱负仍然在我们身上装着,而且还越来越强烈,那么这个工作我需要同志们往这个方向去走。所以这个示范的作用不能仅仅考虑就是你这一块的事情,而是你做好的事情要在这方面产生更大的影响。

第三,从发展方针和战略角度考虑甘肃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政策和策略。

实际上发展方针和战略就是现在说的“三分”。“三分”什么呢?“分区推进、分类指导、分步实施”,这是甘肃省情决定的,我们不可能一刀切地来做事,必须走这样一条路子。所以我们教育信息化实验的政策和策略就应当体现这样的“三分”,在“两基”过程中我们就是这样充分体现着的。政策和策略是我们甘肃教育健康发展的“生命线”。在甘肃的发展当中,发展快的地区、发展适中的地区、发展薄弱的地区,这是省情决定的,你不能一个标准一刀切。一是发展快的地区一定要让它加快发展,要跟国内的先进水平接轨,要盯着江苏,盯着上海,盯着广东,盯着这些区域去走。像今天会上张掖的交流材料杨主任专门让我看了一下,张掖已经开始考虑到体现教师自我的素质和建设教育空间的问题,已经在考虑每一个教师自己的学习空间了。我就觉得这个思路非常好,国家提出来,他们已经在实践了,这说明发展快的地区一定要盯着国内最先进的水平。二是发展适中的地区要协调跟进,要和国内的平均水平接轨,起码你要跟上陕西吧,我们的工作把陕西能不能跟住,把四川能不能跟住,这是西部里面两个领头的省,你只要把它俩跟住,我们属于西部,如果达到西部的先进水平,就能跟国内平均水平接轨或超过它。三是发展薄弱的地区,要打好基础,办合格的教育,实现基本均衡。所以根据自然条件、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教育与人力资源开发的程度和人民生活水平,我们将甘肃分了四个大片区,河西5市作为一个片区,中部以兰州、白银、定西作为一个片区,东部以天水、平凉、庆阳作为一个片区,还有一个区域是甘南、临夏、陇南。这四个区域我们进行教育质量检测的时候有鲜明的区域代表性和教育发展的代表性,所以我们在抓信息化当中也离不开这些片区的分析指导和有效推进,选择区域也要从这选择。

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要考虑不同区域内的整个学校的布局、结构调整问题。按照“四个集中”的调整原则,从信息化远程教育的角度来说,应通过自身的运行规律,进行学校资源的优化和补充。因为什么呢?搞教育信息化,在我们这个群体的唯一体现要从应用角度上来说,就是现代远程教育。它的真正根本核心、内涵是什么?就是边远、贫困、薄弱区域的学校,远程教育就是把优质资源通过现代的手段、现代的传递方式送达到最薄弱、最需要优质资源的地方去,因为这些地方缺乏优质资源才用远程教育这个方式进行补充。北京、上海,包括兰州市城区集中的学校之间搞什么远程教育?自己的老师都是均等化,资源都是优质化,而且优势都在那个地方,搞什么远程教育?只是利用信息技术去提升和优化其教学方法。所以在我们工作的时候,布局结构调整中远程教育内涵和“四个集中”的做法还不完全一样。要是完全结合在一起我用两句话来说:第一句话,“四个集中”是通过学校建设,把学校做大做强,然后把优质资源都集中在这个学校,学生过来,这个过程叫做“资源不动学生动”,学生到你这寄宿来了嘛。第二句话,恰恰是在一些边远,大山里面的、草原的、戈壁的等等交通不方便的地方,可是老百姓又不能够到城里面去,他动不了,不能转移,这样孩子也不能走,必须就地学习,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学生不动资源动”。实际“资源动”的概念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机制突破,我们把学校变成“一校带多点”,然后把人、财、物和权、责、利全部下方给下面,让你来把这个抓起来,如果每一个片区都能均衡了,那就能带起一个乡的均衡,如果每一个县都均衡了,那就能带起一个县均衡,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由它来调配资源,这就是机制;另一个很重要,就是在座各位的手段、信息技术,用远程教育的信息技术把优质资源送达到那个地方去,通过补充来缓解其优质资源和教师不足带来的薄弱局面。今天早上在新闻节目中大家看到了——最美丽的乡村教师,讲的那个乡村教师就是昨天的延伸版,但是今天的延伸版很有特殊意义,为什么呢?她背着电脑去学校给孩子们转着上课。十年前,主管教育信息化的李廉厅长走到草原上就跟我说:咱们能不能弄个车装上电脑,挂个卫星天线,将原来的马背学校,变成现在开着车把教育资源用现代教学的手段送到一个一个牧场里给孩子们上课。看来这些概念到现在仍然不会超越的,这些想法都应在整个布局结构调整当中相互结合起来考虑,其本意一定体现的是学生。

当然,谈到教育信息技术与教学进程相融合体现效能,就要说到整个学校教育的重点了。因为在座都是做基础教育的,实际上现在特别突出关注的应是这三件事:

1.课堂。我们要的课堂是什么?要高效课堂,孩子们为什么不能减负,是我们的课堂没有给孩子给予最科学、最优质、最全能的教育,孩子在课堂只得到了一知半解,这里面原因很多了,孩子的习惯养成、教师能力的提升、教学方法的手段、条件利用等等因素,课堂上教学实际并没有达到高效。课堂不高效,老师就会把大量的作业布置给孩子,让孩子们在课外进行。我们说减负,减什么?就是减的你在课堂没有给孩子教的缺失,而在课外你给孩子增加的负担,就是减这个“负”。所以真正实现减负就是在课堂上要效果,课堂的40分钟能不能拿出最好的效果?我最近刚刚下去,特别有感受的。要是明天丁馆长能留下,陪他去看看陇南灾区其中的两个学校,一个是西和县的十里中学,那是你们完全不认识的学校,那个学校里面除了校长你认识之外,其他的你都不认识,因为那是一个新学校,由课改带来学校办学理念和方式的改革。里面没有教务处总务处等,都是若干个功能化办公室,有综合行政、课程资源开发、质量监测与评估、教师资源开发与培训、后勤保障、督导室和校委会等相应的办公室;到了班级的时候找不到班委会,全是学生自治管理,有班级主席、秘书长和各管理小组长,全部都是这样的教学和管理。你去看看,他们向山东杜朗口(谐音)学的,完全提升了人家的经验,内化成自己的行为了,把国际的理念、参与式、合作式教学都结合到里面了。再一个就是礼县宽川初中,那个学校把信息化用到极致了。这两个地方大家有机会去看看,这都不在发达地方,我去的都是在陇南看到的地方,如果陇南薄弱的地方是这样的,其他地方怎么说呢,你说不过去呀。河西的酒泉、张掖、金昌、嘉峪关你给我拿出来看,如果真要是这样打造,我就觉得这是甘肃的希望,这是我说的向课堂要效果。教研能力、课程实施能力,真正体现教师的专业能力。然后通过教师的专业能力看校长的领导力,然后再看学校的发展力,这样一个过程体现了学校的发展水平。

2.基础教育的整体衔接。大家都知道基础教育是从学前到高中阶段。高中阶段实际上说的是普通高中,还没有说职业中学,但是我们现在必须把它说在一起;然后是义务教育;再说就是学前教育,我们指的是这样一个完整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我们要善于抓重点。重点是什么?首先是“抓初中,带小学,促高中”。我们现在要是说基础教育为了培养上大学,给普通高中输送优质的生源,提高升学率的话,你把初中建好。初中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初中的教师水平,初中的整个教学能力,包括初中整个的办学,我们心目有数没数?我们的远程教育在这个当中应当是重点,重中之重,在这个过程当中的优质合格,一方面能给高中输送好的生源,然后为高考服务;另一方面就是提高学生的能力,让初中毕业生向中职去走,如果中职和高职一打通,孩子又能从这个方向去发展了,这样我们的初中出来的孩子80%以上都能输送到高中阶段了,这就是“十二五”的目标。如果初中办不好,高中低水平,我们的孩子就成了“两后生”。你看文县一中,这是县里最好的中学了,今年高考二本以上的上线率是什么?10%。还有其他的中学,那更惨不忍睹了,家长把孩子送到这样的高中去,这不是误人子弟了嘛。所以我说确实要把初中办好,孩子上大学就有希望了,职中也就有希望了,这样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两后生”,应把它放到全民教育的角度上去考虑。“两后生”大家知道吧,初中和高中毕业后上不了学,然后又干不了活,就待在那个地方让家里养起来了,这是我们的悲哀,是教育的悲哀。现在要追查教育的责任,首先就要追查初中校长的责任。这个话给你们说了,这是新发展阶段所要求的事情,我给初中校长也加码了,督学的责任区我首先督初中,不行这个初中校长就换,“两基”一国检我们已经撤了三个初中不合格校长了。其次,就是我们说的“学前教育”。学前教育原来没有被关注,我借此希望大家一定要珍惜这个事,把娃娃的事做好,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创新的启蒙就在学前,学前的娃娃们拿什么带来创新呢?有没有好的师资,有没有好的理念,有没有好的条件,有没有好的手段,这都是搞电教人要考虑的事情。这是两个重点,

3.应用能力。我们搞信息技术给学校搭建环境,搭建的时候我们要冲破传统的学校教学模式。大家都知道原来叫计算机教室,后来叫多媒体教室;此外除语音教室还有一些实验室,小学叫科学实验室,中学叫生物实验室、化学实验室、物理实验室,都是传统的,这个跟我们的孩子成长,跟整个课程体系关联度有多大?分离的,你讲课是讲课的,做实验是做实验的,你在这个行政班上课怎样跑教学班,教学班是教学班,行政班是行政班。这件事情从我们搞信息技术上就要打通融合,首先这个功能块能不能把有些名字换掉,我有时候说小学的那个科学实验室,能不能叫科学探究室,让孩子们在这当中普及科学知识,有探究的欲望,这就是小学培养的能力。到了初中这一块,我觉得要买电子白板,或是买液晶显示触摸屏的,价格都不算低,学校拿钱,或者谁拿钱都不容易。如果我们是为了给领导看,你可以把它摆在每一个行政班,一个班挂一个,让大家看了都觉得很好,实际上我根本都不看!我到学校去,领导让我看这个东西,我根本不看,我要看什么?我要看你搭建的综合功能实现程度。我希望把这些东西首先放到实验室去,我希望把行政班的教学课也放到实验室,让老师上课的时候三分之一讲知识点,三分之一的时候用多媒体的方式进行互动,三分之一的时候学生动手,我想这个课就连贯了,孩子的学习就大不一样了,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了,不是死的了,学生的兴趣和关注点就有了。这对老师来说提了更多的要求,如果我们只是会讲课的老师,讲黑板的老师,讲教材的老师,这样的老师是没有希望的。对“大班额”,尤其是大的城市资源集中的地方,班级教室不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验室、功能室又在那闲置,实际上功能没有发挥真正的作用,不是一天八个小时它全部在那发挥作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把行政班、教学班和功能室全部打通,真正变成功能室去体现,在那个地方学习、交流、互动、探究,我们的工作就要从这真正的建模上开始突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在这个内容上把现代教育技术的优势体现出来。

4、勇于探索。这是我最后想说要做好一件事,大概先从试验做起,我有这么六句话给大家提供。

第一句话是我们把它叫做“县区为主”。抓这个工作就是以县区为主,市上和省上的工作是一个整体,我们叫做“省市联动,县区为主”。所以你们工作的点是和省上一致的,我们的工作就是让省市连在一起,重点为县区服务。所以县区为主,这是第一句话,一般责任主体、投入主体、政策倾向主体全部是县区,这个事情我们要给县区的同志们交代一下。

第二句话我们叫做“百校联动”。前一段时间把信息化运用的这一块,包括软件应用这一块都做了100个学校,14个市州,每个市的市级学校1个,86个县区每县1个,加在一起100个,这100个学校就是我们在做新实验过程中的实验校。这个实验校是滚动的,我要从效能看,你能达到要求,做出成效了你就上,每半年或者每一年我希望电教上做一个评估,我督导上也做一个跟进,达不到效能就下,新的有能力的就上,一定要引领先进往前走。

第三句话是“兼顾类别”。我说的类别有多种多样的,传统的东西三个模式也有了,其他的电子白板、直播课堂都有了。我现在又做了一个类别,这个类别是拿中专学校退下来的机子,06年的退下来的50台机子,20台给了文县一个村子里面,30台给村子里的小学,因为我是厅“双联”领导小组成员,联的那个村小学刚好有六个年级,但是也没有多余的教室了,六个年级加一个教师办公室,还有一个科学实验室,就这么八个教室两层楼。但是有能力的孩子都走了,剩下的孩子都是比较薄弱的孩子,老师也是相对薄弱的,那怎么提升这样的小学,这是大家应关注的问题,最薄弱的地方就在这。我跟电教中心的杨主任商量了一下,我们做了“班级学习平台”,学习什么呢?把整个30台电脑拆分了,拆分成6组,一个班级放5台。一个教室只有十几个孩子,半个教室是空的,用这半个教室来搭建以班级为主的“学校课程”环节,把国家课程和学校课程结合在一起,然后在学历上进行调整,一周有一个半天拿出来。然后就由班级的班主任老师、学科老师分组,深入到课堂,就在这个课堂进行学生分组,如果能开出5个内容的学校课程,那就是5个学习小组。孩子们就在这5个组里进行“走课”,走的过程当中把所有的内容都学习到,学电脑的学电脑,学语音的学语音,做手工的做手工,把孩子的缺陷补上去。所以电教中心把整个先进的语音平台、数字课本这些内容全部装到电脑里面去了,包括把耳麦全部装齐。我们现在进行了跟踪,我把这个事交给文县电教馆的馆长,代表省上进行跟踪评价。这就作为其中一个实验模式我们要看看,这个“班级学习平台”到底能不能在这样的边远村学校得到效果,剩下就是网络对外连接就行了。

第四句话是“企业联动”。我今天看到有些企业来了,在前面给我们搭建了整个信息化环境,这是我们看到这些年来推进工作中拿出来产品类型最多、最先进的一次,当然还有一些软的内容还没有看到,现在看的都是硬的,在这摆着。甘肃教育的发展离不开信息化企业,因为甘肃整个的教育信息化,包括理念、支持、互动都离不开企业的有力支持,特别是跟信息化发展比较密切的、常年在一起合作的企业,我们一定要跟他们保持这样的联系,形成这种一种联动。国家层面做事也是利用国际型的企业,国家层面大的国营传输运营商在做,我们也要发挥我们的企业作用,所以一定要把甘肃的企业培植好。

第五句话是“重在远程”。我前面说了其他的都不看,主要看最边远的地方,孩子们、老师们通过远程的这种方式获取优质资源的能力,而且通过优质资源的有效利用和整合,提升其在课堂教学融合的能力,而且最后产生出的教学实效,我就看这个。所以我到学校去根本不看先进设备,也不看最好装备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就看边远的地方,就看应用的能力和功效。这是我们工作的短板、工作的瓶颈,我们只要把它突破了,那全都突破了。

第六句话是“引领示范”。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从教育督导角度上来评价我们的教育信息化工作,我衷心的希望我们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借国家这样的阳光和雨露,把甘肃教育信息化能够推上一个新的台阶,使现代教育的理念、现代教育的手段和现代教育的效果能够得到整体的优化和提升,实现甘肃教育的现代化,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甘肃省教育厅 制作维护:甘肃省电化教育中心

地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71号教育大厦 联系电话:0931-8721167

陇ICP备17003689号-1